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www.ff6m.com


(十)峰回路转  

   九月二十七号,星期六,本来应该是休息日,不过因为国庆七天假调休的缘故,所以星期六、星期日这两天学校照常上课,工厂的工人也都照常上班。   下午我在办公室备课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出租车公司打来的电话,告诉我那天送玲到医院的那个出租车司机已经找到了。我放下电话就往外跑,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真是让人想不到,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事情竟突然出现了峰回路转的变化,先是苗玉秀母女找上门来,接着就是出租车司机也找到了,看来老天也在帮我啊。   我急匆匆地赶到约定的路口,焦急的等待着那个司机的出现。一分钟、两分钟……时间在悄悄的流逝,我心急火燎的四处张望着,突然,一辆红色的夏利嘎然一声在我身边停了下来,一个中年男子从车窗探出了头,问我道:“您是柳老师吗?”   “哦,我是,你就是刘先生嘛?”我欣喜的问道。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招呼我道:“上车再说吧。”   我坐上了副驾驶,中年男子将车往前开了一段,拐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停了下来。我递过一只烟,这位刘姓的司机摆摆手道:“我不抽烟。”稍微停顿了一下,他马上接着道:“柳老师,我知道您今天找我是什么事情,其实这件事情憋在我心里也很久了……”我没有说话,静静的等待着他继续往下说。   “那天下午,我在一个购物中心前面看到了一辆漂亮的红色法拉利跑车,我很好奇,就停在购物中心前面等活。等了有一会吧,我就看到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姐怒气冲冲的从购物中心里面跑了出来,钻进了那辆法拉利跑车,然后很快就开走了。我正疑惑的时候,一个穿得很时髦的中年妇女也跟着跑了出来,上了我的车,并且让我跟着前面那辆车。那位开法拉利跑车的小姐好像是很生气,车开得很快,好几次我都差点被她给甩掉了。”   稍微停下来喘了口气,刘姓司机接着说道:“我载着那位妇女跟着前面那辆车绕着城转了好几圈,那位小姐可能是气急败坏,在经过闹市的一个路口时,居然闯红灯冲了过去,当时正有一个小女孩在人行道上,那位小姐可能是吓傻了,居然也不知道刹车,直直的就冲了过去。就在要撞上小女孩的时候,突然从旁边冲过来将小女孩推开了,那当然就是您的夫人,她当场就被撞飞了,是我和那位中年妇女把她送到医院的。”   “虽然我的妻子没有能够活下来,但是我还是要非常谢谢您。”我由衷的说道,现在这个社会,见死不救的人多得去了。我曾经看过的最恶心的报道就是,一个民警为了抓小偷被小偷给刺成重伤,现场有上百人围观,结果居然没有一人上前帮民警,让小偷扬长而去。这还不算完,民警被刺伤之后居然没有人管,也没人报警,那个民警因为流血过多而死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唉,您别谢我了,我都感觉惭愧死了。”刘姓司机有点脸红的偏过头去,接着说道:“您是不知道,事后那个中年妇女给了我一千块钱,让我不要对别人说这件事情。这些天我一直都在做思想斗争,您去我们公司的事情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只是……唉……今天把这件事情说出来,我心里也觉得痛快多了,人毕竟还是不能昧着良心做事啊。”   原来这其中还有这么多故事啊,怪不得那个送玲去医院的中年妇女替玲交了一万块钱的押金,居然没来找我要,原来她和那个肇事的司机是一伙的啊。   “这是我当时记下的车牌号,我想据此应该很容易查出当时开车的是谁。”   刘姓司机递给了我一张小纸条,其实就算没有车牌号,单凭红色的法拉利跑车这一点,就应该很重要的信息了,因为在Q市这样一个城市,能够开得起法拉利跑车的人扳着指头也能数得过来。   “那真是太谢谢您了,要不晚上我请您吃饭吧?”能够拿到车牌号,我当然非常的高兴。   “您就别说这话了,我哪有脸吃饭啊。”刘姓司机不好意思的道:“得了,我干脆送您回学校吧?”   “唉,那就不用麻烦您了,我走着回去也没多远。得了,我也不打扰你工作了,那我先走了。”   跟刘姓司机分开之后,我心里头一直在想,那个中年妇女跟那个开车撞人的姑娘到底是什么关系呢?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她们之间的关系一定非常亲近,搞不好就是一家人也说不定呢。   第二天下午,我正在办公室批改作业,电话铃响了,打来电话的是向问天,他告诉了我一个并不让我感到意外的消息,法拉利跑车的主人查清楚了,是本市第一富豪、「腾龙集团」的董事长梅腾龙的千金梅玉清。而那辆法拉利跑车正是今年三月份梅玉清满十八岁的时候,她父亲梅腾龙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而也正是这件奢侈的生日礼物无情的夺去了玲的生命。   所有的一切都真相大白了,依照刘姓司机的描述,当日开车撞人的极有可能就是梅玉清本人。   而交警部门之所以压下案子不查,肯定是因为「腾龙集团」的董事长梅腾龙,在幕后活动的结果,因为据说此人与市里的头头们都是称兄道弟的,交警部门自然不敢不买他的账。我日他娘的,什么三个代表,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还不是代表有钱人和有权人,一个普通老百姓的死活谁会放在心上啊?   我呆呆的坐了半晌,然后突然心中一动,起身去了报刊阅览室。经过一番查找,我在三月份的旧报纸当中竟然真的找到了关于那辆法拉利跑车的报道,旁边还有「腾龙集团」的董事长梅腾龙、他的老婆江瑞香、他的儿子梅云鹏、他的儿媳莫雨晴以及他的女儿梅玉清的照片。看着照片中那个笑得很甜的漂亮女孩,我真的不愿相信她就是杀死我妻子的凶手,但是所有的事实都表明,凶手就是她。   看着我将那篇报道和那幅照片给复印了下来,报刊室的管理员老秦很奇怪的问道:“小柳,你复印这个干什么啊?”   “哦,没什么。”我当然不会跟他说什么,出了报刊阅览室,我直接上了顶层。跟学校的其他楼房不同,教学楼的顶层是平的,除了四周的栏干、楼梯的入口以及国旗旗杆是突出来的外。   国旗旗杆的底部是一个半人高的四四方方的水泥台,我就靠坐在水泥台上点了一只烟,望着手中复印的照片发起了呆。   在此之前,我的心中一直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找出让玲致死的元凶。可如今元凶可以说是找出来了(虽然还不能百分之百的肯定),但是我却彷徨了、犹豫了,因为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去法院告?且不说腾龙集团在Q市的势力之大不是我这教书的能够想象的,就是法院真受理了,我也没有证据啊?因为我不能指望那位刘姓司机出庭帮我作证,而且就算他愿意,光他一个人的证词也缺乏说服力。   怎么办?难道就让凶手逍遥法外?当然不行,我是一定要为玲讨个说法的,但是又显然不能指望那些官僚腐败的政府部门,我只能靠我自己的力量。但是我又不能胡来,我出点事倒不怕,只是莹莹和玉梅姐怎么办?这可真是让我为难。   就在我冥思苦想的时候,楼梯口处突然传来脚步声,我扭头望去,两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眼帘,我心中暗自疑惑:“她们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跑到上面来呢?   咦,两人的表情怎么这么奇怪?“上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我那个班上的正副班长林雅诗和梁晓燕,两人显然没有注意到坐在旗杆底座后的我,在离旗杆两米远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   “梁晓燕,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这里没有别人,你总该可以说了吧?”林雅诗的语气显得有点不耐烦,看样子是梁晓燕约她来的,这个梁晓燕到底想干什么呢?   “林雅诗,我问你,你到底对柳老师使了什么狐媚手段,让柳老师那么喜欢你?为什么柳老师会拿出自己的钱接济你们家,而且还收了你做干女儿?”梁晓燕的话让我吃了一惊,这小丫头脑子里在想什么啊,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梁晓燕,你嘴巴放干净一点。我们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还明知故问?”虽然从我的角度看不见雅诗的表情,但从她的语气中我也听出她很愤怒:“要不是柳老师接济,我恐怕连学都不能上了,你还想落井下石嘲笑我吗?”   “我是那么浅薄的人吗?你也别跟我打马虎眼,你们家有困难、柳老师接济你们家这都说得过去,那你认柳老师做干爸是怎么回事?还有你天天往柳老师家跑干什么?”梁晓燕的语气显得咄咄逼人,可惜我也看不见她的脸,所以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表情。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雅诗显得有点不耐烦:“你这人真是奇怪,我认干爸关你什么事情?”   “你认别人做干爸我当然管不着,但是如果是柳老师就不一样了。”梁晓燕的话显得很是古怪:“你还跟我装糊涂,你以为我不知道啊?”   “你到底知道什么啊?”雅诗好像有些火了,声音也一下子高了八度:“你要没别的事情我就下去了,我可没时间跟你在这瞎掰。”   “谁跟你瞎掰?你别以为可以瞒得了我,你偷偷喜欢柳老师的事情我可知道得一清二楚。”   梁晓燕的这话真是让我吃惊得说不出话来,我都差点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跟我同样吃惊的还有雅诗,我都看到她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声音也有些发抖:“你…… 你胡说些什么?”   “我胡说?”梁晓燕像是从背后取出了一个小本本,在雅诗面前扬了扬道:“你看看这是什么?要不要我把上面的内容都念出来?”   “我的…日记?”雅诗失声叫了起来,显然事情太出乎她的意料了,然后她几乎是尖叫着道:“我的日记怎么会在你的手上?快还给我……快还给我……”   雅诗伸手去夺梁晓燕手中的日记,但是梁晓燕显然不会让她得逞,向后跳了一步,躲开了雅诗的手,语气中还带着挑衅的味道:“想跟我抢吗?可没那么容易。这本日记是我在教室前面的小花园里捡到的,这上面也没有你的名字,你怎么知道就一定是你的?嘿嘿,我准备把它交公,让柳老师去找寻失主。”   “别……你不能把它交给柳老师……”雅诗的口气一下子软了下来,略带求饶的道:“那上面虽然没有我的名字,但是有我的名字的拼音缩写,你把它还给我吧?要是让干爸知道了,他一定会骂死我的,你就高抬贵手吧?”   “哦,求我啊?”梁晓燕的口吻显得很得意:“要我还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你得如实的回答我的问题,并且还要答应我提出的条件。”呃,现在的学生都怎么了,怎么居然要挟起自己的同学来了?唉,估计是像「逃学威龙」、「百变金刚」之类的港片看多了,说起来港片还真是害人不浅呐,不信你到大街上遛遛,模仿「蛊惑仔」的小混混肯定不少。   “你想问什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因为把柄在梁晓燕的手中,雅诗也不得不忍气吞声。   “哦,还蛮识相的嘛。那好,我问你,你是不是偷偷的喜欢上柳老师了?”   梁晓燕的口吻中带着一丝嘲弄。   但是雅诗也不是省油的灯,回答时也是反戈一击:“你都知道了还问什么,你自己还不是跟我一样喜欢上干爸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咦?看来我还小看了你,难怪能让柳老师对你另眼相看呢?你说的不错,我是喜欢柳老师,所以呢咱们两个就是情敌。”情敌?有冇有搞错?这是从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学生嘴里说出的话来吗?我吃惊得无以复加,嘴里的烟都掉到了地上。师生恋?我的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个词来,我的乖乖,那我可真要成为Q市第一名人了。   “哼,这有什么的,学校里喜欢干爸的女学生多得去了,你以为就我们两个吗?”雅诗略带不屑的说道,我在一旁听着可是吃惊不小,不过转念一想,大多数女生在这个年纪都会做些白日梦什么的,我心下稍定,只听雅诗又冷冷的道:“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才肯把日记还给我?”   “我要你以后不许再亲近柳老师,你能答应吗?”梁晓燕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狡黠的味道,若不仔细听,还真不容易发现。   “你…你太过分了,你就是吃醋也不至于这样吧?”雅诗显然是信以为真,所以显得非常的愤怒,从我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她的背部,我注意到她雪白的脖颈都变成了红色。所谓脸红脖子粗,应该就是指雅诗目前的这种状态吧?   “既然你做不到,那我也没有办法了,我要走咯。”梁晓燕转身要走。   雅诗自然不能让她就这样走,伸手拉住了她,口气也变得强硬起来:“梁晓燕,你别欺人太甚,狗急了还会跳墙,人被逼急了也会咬人的。我低声下气的跟你说好话,你还不知足,那我也只能采取下策了,今天这日记你是还也得还,不还也得还?”   “哦,想跟我打架吗?好啊,我无不奉陪。”梁晓燕表面上显得针锋相对,但我却听出来了,她是在逗雅诗呢?可惜雅诗这丫头这时候是急火攻心,早失去了平日的冷静。也正因为识破了梁晓燕的心思,所以我就放心的继续偷听下去,而没有出面阻止她们。   “既然这样,那咱们也没什么好说的,手底下见真章吧。”雅诗这丫头真的拉开了架式,一看梁晓燕动都没动,有些恼道:“你到底打不打?”   “当然不打。”梁晓燕咯咯娇笑了起来,笑得腰都弯了,雅诗被笑得莫名其妙,怔怔的道:“梁晓燕,你笑什么啊?”   “我在笑你还真可爱,我逗你玩呢你还当真了。”梁晓燕站直了身子,将手中的小本本递向林雅诗:“还给你啦,我梁晓燕什么人,怎么会下作到靠要挟别人的卑鄙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哼,你现在虽然暂时领先,但是我会很快赶上的,咱们走着瞧。”雅诗怔怔的接过日记,一时还有些转变不过来,梁晓燕见状噗哧一笑道:“我可不陪你在这发呆了,我要先走了。”   “小狐狸精。”雅诗怔怔的呆立半晌,嘴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她当然是指刚才离去的梁晓燕了。   我闻言暗自好笑,悄悄探出头去观察雅诗的反应,只见她将日记捧在胸口,闭着眼睛喃喃自语道:“干爸,雅诗好想亲口对你说,雅诗其实并不想做你的干女儿,因为雅诗跟莹莹妹妹一样都不能自拔的爱上你这个爸爸啊。可是雅诗又不敢说,怕一旦说出来就会永远的失去你。干爸啊,雅诗到底该怎样做呢?”   听到自己的女学生、干女儿赤裸裸的爱的表白,我只能用目瞪口呆来形容,更加让我感到不安的是,雅诗的话中还透露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她知道了莹莹恋父的事情。天呐,莹莹的事情还不知道该怎么收场,雅诗又搅和了进来,说不定梁晓燕那个鬼灵精的丫头也会来搅局,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就在我感觉一个头两个大的时候,呆立半晌的雅诗已经收拾起少女情怀下楼去了,我站起来靠在栏干上吹起了风,感觉脑子里仍旧是纷乱如麻。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悄悄的流逝着,直到学校的下课铃声响起,我从猛然惊觉已经到了放学的时候了。果然没过多久,学生们就三三两两的走出教室,步履轻盈的穿过操场向校门外走去,整个校园都是显得嘈杂起来,显然是因为从明天开始就是七天国庆长假了,学生们的心情都很放松。   又过了不知多久,校园内渐渐的又恢复了平静,我才施施然走下顶楼,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老师们显然都已经下班了,我暗自叹了口气,收拾起纷乱的思绪,继续批改作业。可是我的屁股还没把板凳坐热,门上就传来「咚」、「咚」的敲门声,我没好气的抬起头道:“请进。”   门被轻轻的推开了,一个少女的身影映入了我的眼帘,她上身穿着一件雪白的羊毛衫,外套一件牛仔夹克,下着一条紧身的牛仔裤,让她修长的玉腿和翘挺的小屁股显得更加惹眼。她的面容清秀,一双明亮的眼睛清澈灵动,秀挺的鼻子和微微翘起的嘴唇让人有种调皮的感觉,再加上她那一头俏丽的短发,给人一种清新活泼的感觉。   “是晓燕啊,怎么放学了还不回家,有什么事情吗?”不错,这个女孩就是刚才在顶楼把雅诗逗得发急、让雅诗暗地里叫做「小狐狸精」的那个梁晓燕,她的眼睛滴溜溜直转,一副鬼灵精的样子,不知道小脑袋里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柳老师,我想问你,你怎么会收林雅诗做干女儿呢?”梁晓燕自己拉了张椅子坐在我的对面,歪着脑袋问道。   我心中暗笑,心说:“你这个丫头还抓着这个问题不放了啊?”面上当然没有任何的表示,轻描淡写的说道:“雅诗她的亲生爸爸不在了,她们家又那么困难,我看她也怪可怜了,所以就收她做干女儿咯,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我父母也早就离婚了,我也相当于没爸爸了,那我也不是同样很可怜,为什么柳老师不收我做干女儿呢?”梁晓燕这句话一说,我算完全明白了,这小妮子不是来追问为什么我会收雅诗做干女儿的,看样子她是跟雅诗较上劲了,也想通过做我的干女儿来接近我。   再说白一点,就是跟雅诗争风吃醋,这还真是让我有些哭笑不得,要不是无意中听到她和雅诗的对话,我肯定猜不到她的用意,但是现在我却是心知肚明。   当然我不能在面上表露出来,装得很惊讶的问道:“哦,你这意思是也想做我的干女儿?”   “不可以吗?难道我比不上林雅诗吗?柳老师,你倒是说说,我到底什么地方比她差了?”   梁晓燕有些「幽怨」的看了我一眼,气鼓鼓的说道。   我心中暗自叫苦不已,心说你这个妮子倒是会给我找麻烦,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可没这么说,你也是个很聪明的孩子,我要有你这样的女儿当然高兴,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也要做我的干女儿?”   “那您就别多问了,这么说您是答应了?”梁晓燕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高兴的站了起来。   事到如今,也由不得我不答应了,我只好说道:“我答应是答应了,不过以后你可得听我的话。”   “那当然咯,你是我干爸呃,我不听你的话听谁的话。”梁晓燕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显得很高兴:“干爸,明天开始就是国庆七天长假了,我能不能到您家去玩?”   “当然可以,只不过要先征求你妈的意见。”我有点不放心的叮嘱道。   梁晓燕点点头道:“那是当然啦,我现在就回家去告诉我妈,她一定会很高兴的。干爸,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点。”送走了梁晓燕这鬼丫头,我接着批改我的作业,又没过多久,门口好像有人探进了个头,我抬头一看是雅诗,不由奇怪的道:“雅诗,你搞什么鬼,在门口探头探脑的?”   “她走了?”雅诗走了进来,四处打量了一下,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我先是一愣,然后恍然大悟她指的是梁晓燕,不由好奇的道:“你是说梁晓燕?”   “当然是那个小狐狸精了,她来找您什么事?”雅诗盯着我的脸问道。   我暗自头疼,心说你们两个小丫头暗地里较劲,我这夹在当中算什么啊。我皱了皱眉头,微责道:“什么小狐狸精?说话注意点,你们一个是班长、一个是副班长,要是让别的同学听见了会怎么想?”雅诗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低下头不说话了。我感慨的摇了摇头,然后继续道:“她来找我认干爸来了。”   “啊?她也要认您做干爸?”雅诗吃了一惊,抬起头盯着我问道:“那干爸你答应了没有?”   “当然答应了,怎么啦,你不高兴啦?”我望着雅诗有些变色的脸问道。   雅诗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是想啊,这个梁晓燕因为没当成正班长啊,一直都对我不服气,什么都要跟我争,想不到她连认干爸这事也要跟我暗中较劲,我真是服了她。”   “哦,这我会说她的,你也要注意,良性的竞争是好事,但别搞得变成互相斗气。你们两个是正副班长,很多事情都需要你们一起来做,要是你们两个不团结,那会让别的同学和别的班级看笑话的,到时候我脸上也不会好看的,你总不至于往干爸脸上抹黑吧?”我不失时机的暗中点醒她,从她的语气和神态来看,她对梁晓燕还是心存芥蒂的。   “干爸,我知道了,我以后会注意的。”雅诗脸红了,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我笑道:“好了,时候也不早了,你早点回家吧。”   “嗯,干爸,你也早点回去吧,要不要我回家的时候顺便跟梅姨说一声?”   雅诗望着我问道。   我点点头道:“也好,你就跟梅姨说一声吧,我得把这些作业批改完,回去可能会晚一些。”   “那好,我走了,干爸再见。”送走了雅诗,我长吁了口气,心中暗自感叹不已,现在的学生啊,可跟我们读书的时候大不一样了。   不过这也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人的道德观念和价值观念都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要让现在的学生像我们那个时代那么单纯,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至于这种变化到底是好是坏,恐怕就是谁也说不清了,虽然我一直是认为学生还是单纯点好的,但是并非人人都这么认为,的确,现实中有很多事情是不能用简单的好、坏、对、错来衡量的,人有时候也是很难做出判断和选择的。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月排行榜www.ff6m.com
小说推荐排行榜www.ff6m.com